躺着

正经的路飞真的帅啊,走出了180的气势

【n何】河②

超多ooc,与游戏不符#

    高昂的乐曲逐渐平歇,房间中充斥着悲伤的抽泣和缄默的沉思,遗憾的是我无法体会这些年轻人对死者的悲戚。等待的时间是扭曲而漫长的,仿佛被拉长了数十倍。

   

    突然,台上有了动静,我听见了小何急促的呼吸声,他面色泛起樱红,似乎是竭力想忍住,显露出一副痛苦的样子。紧接着弯下腰抿着嘴,牙尖缝传出呻吟,呻吟瞬间转为低嚎。绝不可能是戚红梅回来了!!我死死盯着小何,准备一有差错就冲上前去。

   

    仅仅数秒,小何身子像一团烂泥几乎瘫在地上,边抽搐边痛苦地尖叫,撕裂着我的耳膜,尖叫又消失了,他倒在地上不省人事。

   

     小何!!!   我猛然推开围在他身旁的人,径直扑在了他身旁,贴近他的头,他现在还有气!又用手在他胸口处探了探。

   

     "全部滚开,离他一远点!"我愤怒地驱赶着这些白痴,他们像座墙似的把小何围得密不透风,想让他早点喝上孟婆汤是吗?!

     

我顾不得别人的阻拦,抱起小何,径直向外冲去,我的小吉普就停在沉梦堂旁,有个看起来老实的中年男子坐在草垛上吸着烟。我先把小何放在车上,又猛的扯住那男子的领子

"上车带路"

吉普绝尘而去。

--------

医院

何筱磊躺在病床上,盖着白花花的被子。消毒水的味道让我安心,吊针里的水在滴滴地流淌,窗外斑驳的光影撒在了他苍白的脸上。我的心自儿时以来再没有如此平静过,像慷慨淋漓地大哭后陷入的疲倦。小何没死,还在阎王殿前走了一遭。但我好像从来都没有遇见这么一个人,让我发狂,让我丧失理智,让我心疼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

【n何】河 ①

小学生文笔警告#


私心he#


重发,不小心暴露地址#


我确实是个冰冷的机器,长年累月的任务 阴暗的童年 使我面对生离死别或泯灭人性的渣宰事的接受阙值远远高于常人。在极端条件下,人就不是人了。


"我不是什么好人。"手上有很多人的血。有战友的,敌人的,坏人的,好人的。"


"可是你帮了我,至少对我而说。"


何筱磊有些认真地看着我。


"因为我答应你要保护你,我会做到的。这是我的任务。"做到承诺让我觉得舒坦,好像很多事都可以在我手中掌握一样。


小何愣了愣。


"在你眼里这只是任务?"


"对。"


一个字落下,我眼前青年眼中的光突然黯然下来。


他为什么要失望?


"早点睡吧,天色不早了"


我看了眼墙上铜黄色的挂钟,指针正好指向12点。


我要保护小何以免他被无眼男杀害,所以和他挤在了一间房间里,于是产生了现在这样的境遇。不过直觉告诉我他会让我获得更多线索和真相。


"可是…这里只有一张床。"


一张有些简陋的单人床孤零零地摆放在空旷的房间。没有被子,也没有枕头,单纯只是床的支架而已。毕竟这个老房子已经很久没人住过了。


小何有些尴尬得挠了挠脑袋。


"要不我打地铺算了,蚱蜢哥"


我不太习惯和别人肢体接触,但也不好让他睡到地上去。


"一起吧。"


"……哈?"


小何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,瞪着眼睛看着我,脸上有些红云飘过,原本有些呆滞,透着沧桑的脸抹上了感情色彩。对于男生来说过长的头发落在眉边。


我忍不住观察起小何来,如果我让我客观地评价他的外貌,就是太过秀气。皮肤苍白,红红的嘴唇还……挺水润的?睫毛好像也挺长的。我想起了那只在布基纳法索做狙击手时,从草丛中突然飞出来干扰我的大花蝴蝶的触角。


"哦哦,好好…"他磕磕绊绊地应着我。


这人真奇怪。


他显然感觉到身上黏黏糊糊的汗,脱下了身上的小T恤。捡起一件新的换上。


然后一溜烟地躺在了床上,细心地留出了一小片位置给我。


我躺了上去。


不免想起那个陌生人在软件上,一些莫名其妙的无聊话,关于小何的。


他说,很期待我和小何在一起……?


我突然心生一种无名之火,就是关于我身边这个人的。


"小何,你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毒品吧。"


"我是为了让大家看清这一切,也……


也是为了救赎……


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自私软弱,也许就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。"他蜷缩着身子,把自己的头面对着我。


"我一定要赎罪。"


"即使冒着被无眼男杀死的危险,用生命作为代价也要?"


"蚱蜢哥,这些已经不重要了。"他苍白地微笑着。


我不会让你死的,我在心中默默想。为了任务,也为了自己的私心。


"你以后别叫我蚱蜢哥了,我讨厌这个称呼。"


"那,"


我突然打断他的话


"我叫南方。"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告诉他我的名字。只是因为蚱蜢哥这个称谓不和我意?应该还有更深层的原因。


"南方。"


"怎么了?"


"没什么。"


夜还很长……


戴朵花花跳舞舞:

政策是没有错,只是不应该针对bl圈,太太们都避避风头吧,这些为了钱的人真的太恶心了,连接吻举报了都会被删的,助各位的粮都平安吧,不要让自己辛辛苦苦肝出来的粮变成举报人口袋里的钱了……